公司新聞NEWS

 【我與祖國共成長】一條路連着故鄉和夢想(伏厚勤)  中秋時節,天高雲飄。攜妻帶女,回我家鄉。駕車行駛在高速公路上,排排綠樹與車輛相會,映襯出振翅欲飛、穿越時空的體驗。這條路一頭連着我的家鄉,一頭連着我的夢想。過去歲月行路難的記憶難以忘懷。給妻子女兒講了的陳年往事,真切感歎現在百姓生活的進步,國家發展的強大。 我的老家寶應縣,在我工作的地方連雲港的南面200多公裡。地處裡下河地區腹部,水系發達,河流衆多,我從小就在寶應與金湖兩縣交界的白馬湖畔長大。交通出行一直困擾着當地村民與水上的漁民,尤其是雨季,一連下上幾天雨,道路泥濘不堪,行走非常困難,這在我兒時的記憶中烙下深深印迹。 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我考上了大學,是我們村莊的第一人。那個年代,交通不發達,信息也不通暢,從地圖上看,隻覺得從家到沿海城市連雲港的路似乎不太遠。頭天晚上将行李反複整理妥當,清晨四點多鐘就起了床,母親做早飯起得更早。匆匆吃完早飯,背上行李,借着月光,父親用老式牌自行車載着我,大概騎了一個小時的土路才趕到縣城汽車站。 拍拍身上的塵土,就趕快買票。當時,沒有直達連雲港的班車,需要從淮陰轉車。售票處混亂嘈雜,大家都不按序排隊買票,相互擁擠往前。父親個子不高,眼看快到售票窗口,又被擠到後面。突然有個人把父親拉到旁邊,說票馬上就賣完了,但他可以帶我們上車,而且還價格便宜。後來才知道,這個在車站周圍轉悠等車,一邊聽着父親在我耳邊千叮咛萬囑咐一個人在外的注意事項。大約七點半鐘上了寶應到淮陰的客車,而且還是站票,沒有座位。京杭運河大堤是砂石路,從車窗外能看到大運河上來回運輸的繁忙船隊。車上本已滿員,司機還一路上帶人,開開停停,停停開開。車速雖然不快,但不到一半路程,我就暈車了,一路強忍着嘔吐的欲望,經老淮安駛入淮陰市區,到達淮陰汽車站已是上午十點鐘。 我一邊排隊買票,一邊問身邊人,牆上時刻表上怎麼沒有淮陰到連雲港的班車,得到的回答是,。路過老沂河大橋,大概下午五點才到達新浦,一下車就想看看真的外國人是什麼模樣,結果站裡站外半個外國人影都沒有看到,然後坐出租車直接到了學校報到。計算下來,耗在路上幾乎一個白天的時間。等到國慶節時,班裡的同學大都回家了,一想起來時的經曆,我愣是沒有回去。 如果不刻意去回憶,在高速公路大發展的今天,可能誰也不會關注那些曾在公路建設史上具有重要地位的一級公路。我記得很清楚,1996年11月18日,淮(陰)連(雲港)一級公路全線建成通車。此段公路的貫通,大大縮短了我回家的時間。 一轉眼到1998年,甯連路淮安至連雲港段進行高速化改造,成為淮連高速公路。盡管時速為100公裡/小時,隻要客車一上高速路,那未返,分配在老海州區工作。再後來,京滬高速公路江蘇段于2000年12月8日全面建成通車,時速為120公裡/小時。這樣回老家就實現了全程高速化,開私家車隻需兩小時就能見到日夜思念的父母。可能與結下的不解緣分,2007年5月我調入市政府四大投融資平台之一的江蘇金港灣投資公司工作,公司主要為港口疏港道路建設進行融資,先後建成了南疏港道路、東疏港高速公路、北疏港道路。之後,2015年8月我調入港口系統内連雲港港口公共資産管理公司工作,公司主要負責對主體港區的所有道路進行常态化管理和養護。後來的2017年11月我又調入外輪理貨公司工作。工作由。 據悉,淮連高速今年将全面推進優化提速,将由雙向四車道擴建為雙向八車道,改造後時速為120公裡/小時。今後,回老家時間将進一步提快。2020年8月,翹首以盼的連淮揚鎮鐵路将正式通車運行,将來我回老家坐高鐵僅需四十分鐘。這在過去,簡直讓人難以置信。 新中國成立七十年的滄桑巨變見證了中國的巨變,同時也見證了老百姓出行幸福指數的提高,從紙制車票到電子車票,從車站窗口排長隊購票到互聯網購票,從人工檢票到自助驗證刷臉乘車,大大提升了人民群衆的獲得感,是中華民族從站起來到富起來再到強起來的最好見證。 其實,這種巨變在我們作為交通運輸行業的港口理貨工作中也得到了充分體現。過去理貨一個人一條。 新中國成立七十年來,全國的交通道路經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交通出行再也不犯愁。一條路,一頭連着的是故鄉,一頭連着的是夢想。我的家鄉在巨變,我的夢想會實現。随着時代的進步發展,每個人腳下的路會越走越寬廣。 【編者按】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70年風雨歲月峥嵘、70年奮鬥春華秋實。我們的港口、我們的理貨行業、我們的連雲港外理,合着祖國的節拍前進。家是國的一個細胞。國是由無數個家構成的。正是由無數個小我的推動,才彙聚成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強大力量源泉。 我與祖國共成長、我與時代共成長、我與港口共成長、我與外理共成長! 連雲港外理舉辦的工作精神,作出的貢獻。 通過一個個真實的的身邊故事,讓我們員工深切感受70年來我國建設發展的巨大變化,珍惜來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192019年09月